第五百一十五章 紫宵合道剑(1/2)

我们马上记住本站网址,fjun.net,若被浏/览/器/转/码,可退出转/码继续阅读,感谢支持.

一个活了五千年的生灵,属于上古诸皇同时代的人,如今的仙道之地也只有一个疯子比他活的更久。

“呵呵……”他在笑,有些深沉,也有些危险,魔胎大法真正的创始人,进入仙界的元神曾经夺舍郑元天。

融入郑元天血肉中的那部分元神死去了,但是现如今,他最为原始的主元神还活着,化作银袍人,和恶龙郑元天走在一起。

眼前的他,是留在人间的残碎精神,前段时间,经过仙界主身的共鸣,透过大幕渡来部分力量,他恢复了,依旧算是绝世列仙中的一员。

这个人很不简单,在大幕中极其强大,至于回到现实世界中的力量,那就另说了,最起码王煊无惧。

“久仰了,魔胎大法也被部分人美化为仙胎大法,凶名赫赫,连郑绝世都被你吞噬,这样的真相传出去的话,连仙界都要地震。”

王煊看着他,接着道:“能够遇上一个从诸皇时代走来的大人物,我心中百感交集,等若见证了大半部活历史。”

“咱们过两招?”他主动邀战,道:“你是五千年的老魔,对付我一个后世人,不至于想以大阵取胜,炼化我们两人吧?我对那个时代心生向往,渴求与诸皇并立的人一战!”

王煊确实想和他动手,一是想见识这种上古巨擘的手段,二是此人的主元神还活着呢,在不朽之地,趁现在通过其人间之身了解其手段,方便以后杀其主元神。。

“上古,有什么好的?所谓的辉煌传说,掩盖了累累白骨,残酷而血腥,诸皇没有一个人能有好下场,全死了。”黑袍男子说道。

他看着王煊,又道:“人老了,年纪大了,不适合动手了,有杀阵在此,我就不陪你折腾了。”

姜清瑶开口:“你不动手,想以杀阵炼化我们两个?那行,一会儿我将他的身体劈成两段,我看你怎么得到有特殊内景地的完美肉身。”

黑袍男子淡漠地说道:“我赌你不会下手,要不然,我现在就开始炼化你们,坐看你先将他杀了吧。”

“还真是人越老胆子越小,居然怕我一个后世人,老腐肉一块,早该埋土里去了。”王煊言语不敬,道:“难怪诸皇都被灭了个干净,你们这个时代的人没有气魄,也无豪情,哪怕如你这样还残活着,也等于死了!”

黑袍男子多年以来心中古井无波,哪怕吞噬过郑元天,也击杀过其他绝世强者,他都很淡定,没有向外透露过自己的战绩。

但是,现在他有点不淡定了,想到了当年的旧事,他的道侣舍他而去,也说过这样决绝的话,嫌他懦弱,没有气魄。

“老夫,开创至高仙胎大法,杀过的绝世高手有很多尊,你们也配轻慢我?!”他一声断喝。

然后,他又摇了摇头,道:“算了,陈年烂事,都过去了,我居然嗔怒。大结界腐朽了,看来我的道心也有波动了,不然怎么会这样不淡定。”

话虽然如此,但他还是刹那间出手了,展现出他的慑人手段,一株黑色的仙莲浮现,扎根虚空中,花蕾刹那盛放。

轰的一声,黑色花瓣飘舞,无尽的黑色火焰瞬间淹没这片净土,将王煊和剑仙子都覆盖了。

“天劫之火?!”剑仙子吃了一惊,这东西是渡劫时产生的劫火,老家伙居然能收集起来,留在现世中。

在这个特殊的时代,换一个人在这里,肯定要被这种渡劫之火烧死,只能说,魔胎大法的开创者确实很强,很恐怖。

这种黑色的火光非常强,但终究在现世被压制了,被天花板封死了,不然的话,烧死列仙都很容易。

王煊无惧,他顶着天花板渡过两次天劫了,体外撑开光幕,像是一条真龙俯冲了过去,一拳打爆浓烈的黑焰,想要绝杀此人。

黑袍男子动容,他很清楚这意味着什么,对方在现世强大的离谱,他双手划动,有模糊的景象浮现。

那是一片星空,深邃,广袤,隔绝了他和王煊,浩瀚的气息铺天盖地而来,以一方天宇压制,要碾碎王煊。

“竟是少许规则之力,在神话腐朽时代,你居然将这种力量带到到了现实世界中。”连王煊都吃了一惊。

“借此秘境施展而已。”黑袍男子冷淡地说道,双手合在一起,顿时,那宇宙虚空有阴阳二气流动,卷起星斗,形成阴阳图,碾压王煊!

这种异象,如今在现世中很难呈现,只有在仙界才能施展,只能说他确实非同小可。

砰!

王煊展现出真形奇景,金蝉长鸣,轻轻振翅,残余涟漪扩张,搅乱了模糊的星空,冲散阴阳二气。

本章节未完,点击这里继续阅读下一页(1/2)